夜瞳·忘川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Zum Thema Klimaschutz

2019-07-05 21:11:19
Advertisements

读《圣经》随笔

2019-07-07 20:03:43

Senioren-Studenten / 老年大学生

(不同观点的讨论,练习口语的材料,翻译是Google翻译稍加修改的。)

– Die Möglichkeit zur Hochschulbildung sollte für Senioren nicht eingeschränkt werden. / 老年人接受高等教育不应该有限制。

Universitäten sind in erster Linie ein Ort der umfassenden Bildung. Ich bleibe weiterhin überzeugt: Bildung in einem umfassenden Sinne kann aber nicht einem bestimmten Lebensabschnitt vorbehalten sein. Insofern habe ich überhaupt kein Problem damit, wenn Senioren an die Universität zurückkehren oder Bildung nachholen möchten. Ganz im Gegenteil, es ist sogar ausgesprochen wünschenswert. Unsere Universitäten sollten dies älteren Menschen, die sich weiterbilden möchten und gewisse Voraussetzungen mitbringen, auch in vollem Umfang gewähren. 大学首先是综合教育的地方。 我依然相信,综合教育不能只属于特定的人生阶段。 因此,我不反对老年重回大学或弥补未受的教育。 相反,它甚至是非常需要的。 我们的大学应该完全接纳那些希望接受进一步教育并具有一定资格的老年人。

– Der Ausbildung junger Menschen kommt oberste Priorität zu. / 培养年轻人是首要任务。

Es gibt in Deutschland deutlich mehr Bewerberinnen und Bewerber, als Studienplätze an den Hochschulen zur Verfügung stehen. Angesichts dieser Situation sollte die Erstausbildung junger Menschen unbedingt Vorrang haben vor dem Wunsch von Senioren nach Weiterbildung. 德国大学的申请人数远远多于学习位置。 鉴于这种情况,年轻人的教育需求应优先于老年人进一步接受教育的愿望。

– Hochschulen sollten ein Beispiel für das gute Zusammenleben von verschiedenen Generationen sein. / 大学应该成为不同年龄段的人共同生活的典范。

Es wird immer weit mehr junge Studierende als Senioren-Studenten geben, selbst wenn man den demografischen Wandel berücksichtigt, davon darf man ausgehen. Denn nicht alle, die im Ruhestand sind, haben Interesse am Besuch einer Hochschule. Viele sind glücklich, dass sie endlich ein Leben ohne Termine und Fristen genießen können. Daher finde ich es auch vollkommen überflüssig, aus diesem Thema einen Generationenkonflikt zu konstruieren. Es ist schon ziemlich traurig, wenn ältere und jüngere Studierende gegeneinander ausgespielt werden. Jung und Alt, das ist doch die gesellschaftliche Realität. Warum sollten nicht auch Universitäten diese Wirklichkeit spiegeln? Ich denke, dass ein Miteinander in jedem Bereich und in jeder Hinsicht mehr bringt als ein Gegeneinander. Im Hinblick auf gegenseitigen Respekt und auf Toleranz könnte die Universität als Ort der Bildung sogar eine Vorbildfunktion übernehmen.

– Statistische Daten über Senioren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 geben keinen Anlass zu Kontroversen. / 德国大学老年人的统计数据显示没有理由引起争议。

Ich habe mal versucht, Zahlenmaterial dazu zu finden. Im vergangenen Jahr gab es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 rund 35 000 Gasthörer. Tatsächlich war etwas mehr als die Hälfte davon älter als 60 Jahre. Die Anzahl der Studierenden an deutschen Hochschulen betrug in demselben Zeitraum knapp 2 755 000. Damit machten Gasthörer gerade mal 1,2 Prozent der Studentenschaft aus. Angesichts dieser Zahlen ist es wohl kaum angebracht, eine große Diskussion über Rentner an unseren Unis zu starten. Im Übrigen war die Anzahl der Gasthörer auch schon mal höher. 我曾经试图找到相关的统计数字。去年,德国大学有大约35,000名客座学生。事实上,他们中的一半以上超过60岁。同期德国大学的学生人数约为2 755 000。因此,客座学生仅占学生总数的1.2%。鉴于这些统计数字,没有必要在大学开展关于退休人员上大学的大型讨论。顺便提一下,客座学生的数量也在增长。

– Studierende Senioren tun sowohl sich selbst als auch der Allgemeinheit etwas Gutes. / 老年大学生对自己和普通大众都只有益处。

Laut einer Umfrage geht es den Rentnerinnen und Rentnern in erster Linie darum, geistig fit zu bleiben. Sie haben Angst, nach dem Ausstieg aus dem Berufsleben den Anschluss an das Wissen und an die Gesellschaft zu verlieren. Manche erfüllen sich mit einem Studium im Alter auch einen lang gehegten Traum: eine Ausbildung nachzuholen, die ihnen in ihrer Jugend aus unterschiedlichen Gründen verwehrt geblieben ist. Häufig geben sie auch an, ihre Zeit einfach nur sinnvoll nutzen zu wollen. Dies stellt nicht nur für sie selbst eine Bereicherung dar. Denn es liegt wohl im Interesse der ganzen Gesellschaft, wenn ältere Menschen interessiert und intellektuell rege bleiben. Jede Gesellschaft profitiert auf Dauer davon, wenn möglichst viele ihrer Akteure so lange wie möglich zu einer aktiven Teilnahme fähig sind. 根据一项调查,退休人员主要关心的是保持精神健康。他们害怕在离开职业生涯后失去与知识和社会的联系。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老年时上大学也为了长期以来的梦想:弥补他们年轻时因各种原因而失去的教育机会。更多的人说,他们想有意义地利用他们的时间。这不仅是丰富他们自己的生活,因为如果老年人保持兴趣和智力活跃,这符合整个社会的利益。从长远来看,每个社会都会从它的成员尽可能多的积极参与中获益。

– Weil sie zur Finanzierung der Universitäten beitragen, dürfen Senioren-Studenten eine angemessene Behandlung erwarten. / 因为老年人为大学提供资金,所以他们应该被公平对待。

Je nach Universität und Lehrgang zahlen Senioren zwischen 30 und 130 Euro Gasthörergebühr pro Semester, im Schnitt sind es rund 100 Euro. Somit leisten sie einen wichtigen Beitrag zur Sicherung der Hochschulfinanzen. Weil die Zahl der älteren Menschen in Zukunft zunehmen und die Zahl der jüngeren Studierenden parallel dazu eher abnehmen wird, kommt diesem Beitrag in Zukunft vermutlich eine noch größere Bedeutung zu. Natürlich sind Universitäten in erster Linie für junge Menschen da. Aber wenn Rentnerinnen und Rentner zum Studium zugelassen werden und dafür bezahlen, sollte man ihnen auch den entsprechenden Respekt entgegenbringen.

– Die Anwesenheit von Senioren kann bei Lehrveranstaltungen zu Spannungen führen.

Ich weiß aus eigener Erfahrung, wie viel Konfliktpotenzial die Anwesenheit von Senioren-Studenten im Hörsaal und in Seminaren haben kann. Sie fanden, dass wir es an Respekt gegenüber den Professoren fehlen ließen. Wir wiederum fanden, dass sie allzu kritiklos alles annahmen, was die Vortragenden sagten. Außerdem vermischten die älteren Gasthörer immer wieder sachliche Erörterungen mit privaten Anekdoten. Das strapazierte manchmal auch die Geduld der Dozenten. Ehrlich gesagt fanden wir es auch irritierend, wenn die Senioren die ersten Reihen im Hörsaal für sich beanspruchten, weil sie nicht mehr so gut sahen oder hörten. Viele waren der Überzeugung, dass ihnen in dieser Hinsicht automatisch Privilegien zustünden. Ich empfand die Atmosphäre meist als unangenehm.

– Alternativen zum üblichen Hochschulbetrieb kommen den Senioren-Studenten entgegen. / 老年人

备份豆瓣广播

德国想去玩的地方:

the-matrix1

《全职高手》是我唯一看过的网游文,所以来看看真人版怎么样。这也是我第一次看杨洋的戏,我觉得书中的叶修给我的感觉,离杨洋差着十万八千里。杨洋给我感觉就是个绣花枕头,觉得他内里是空心大草包,什么都没有的感觉,他那张脸说叶修的经典台词:“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让我感觉那么违和,因为这个人从头到尾给我感觉都是在毫无内涵的不知道在炫耀什么。p.s.虽然看书的时候觉得有些段落挺能让人热血沸腾的,可视觉化了后,我觉得网游还是挺没意思的。一是它与别的运动不同,别的运动感觉比较健康,而网游整天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真的感觉很不健康,另外,我对假想自己天下无敌没有兴趣,看着那些网游运动员整天这么不健康的坐在电脑前面,然后在虚拟世界里幻想自己天下无敌,觉得真挺没意思的。

 

朋友跟我说:“籠中長大的鳥, 認為飛翔是一種病, 還有不單不尊重不同聲音, 往往喜歡訴諸暴力。”就是这样。

一般来说,我不喜欢那种颓废阴暗的未来景象,不过《银翼杀手》是个例外,我喜欢这部电影: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Roy Batty, Nexus-6 replicant, 2016-2019 Rutger Hauer, 1944-2019.

尤·奈斯博的《知更鸟》:看到一个短评:“萝凯真厉害,爸爸是连环杀手,未婚夫是连环杀手,儿子是杀手…而老公是警察,原来哈利一直都在绕着萝凯打转…”哈哈,我还没有看到儿子是杀手的那本,不过,这系列故事的缺憾真的是这种巧合,为啥哈利遇到一个萝凯,就几乎要面对所有他要破的案子以及杀手了?这样的巧合一本这样、两本也这样,原来连她的儿子也是个杀手,太多巧合就有点令人觉得太假了。

尤·奈斯博的《救赎者》:“有人说社会上之所以有那么多罪犯逍遥法外,是因为司法系统有如一张网眼很大的网子,但这种说法给人完全错误的印象。其实司法系统是一张网眼很小的网子,可以抓到小鱼,但只要大鱼一冲撞,它就破了。我们希望成为这张网子后面的网子,挡住鲨鱼……”有时候,法律体系给不了人们想要的真正的公正和救赎,那么,就得采取别的法子,像《教父》,像这部书里哈利最终的选择。我总是喜欢这样的故事,如果体制给不了人公正,那么,就用别的办法,比如,以暴制暴。因而,比起令尤·奈斯博名声大噪的《雪人》,我更喜欢这部《救赎者》,构思更加精巧,案情、动机和阅后带给人的思索也比《雪人》更复杂深刻。p.s.读了这两部书,我总觉得当过摇滚歌星的尤·奈斯博是不是曾经有很多女人投怀送抱?以至于他觉得世界上充满了荡妇,而且他希望每个荡妇都不得好死。

尤·奈斯博的《雪人》:悬疑气氛营造得很好,让人想一口气读完。有两处看了挺感动,一是那个一心想往上流社会爬的医生一直免费偷偷给妓女诊病的善良,一是警局需要一个替罪羊时男主上司的抉择让人动容。不喜欢这本书对女性的态度,还有不明白开头结尾都要提到那个清理霉菌的人是啥意思,或者除了给主角提供一个发现凶手的重要线索外也没啥意思,仅仅想首尾呼应一下而已。
《刀锋上的救赎》:不知为啥最近想看悬疑侦探小说,看了一个半案子,弃。不喜欢书中那种时时大老爷们很牛逼的感觉,还有那种警察高高在上的不平等感。我还是读读欧洲的悬疑吧,至少欧洲的书读起来,不管警察罪犯各行各业,人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更高高在上的这种令我不舒服的感觉。

看到有人推荐《故事写作大师班》,我总觉得吧,有些东西不是看几本书就能学会的。我曾经想学写诗词,然后问了个古文造诣很不错的网友,怎么写诗词啊?她说我发本书给你吧!我满心欢喜地想:我看了书就能写出那些美丽的句子了!结果,她发来的书是《诗词格律》:)

古尔齐亚 说:

2019-07-24 14:40:04

黑帮电影是我最为讨厌的一个类型片,小时候男生们就对古惑仔那个系列推崇至极,可惜我看了几眼就觉得穷极无聊,至今我都无法对黑帮片感兴趣,因为我不相信所谓的盗亦有道,盗永远都只是盗。相对窃国者侯窃钩者诛这个系统性反思的角度来说,盗亦有道这种自我哄骗似的辩护简直是小儿科。

我很同意这种观点,不过,有时候如果“白社会”比“黑社会”更黑,我反而觉得黑社会更简单率性一些。其实中国人崇尚的江湖不就是一个大黑帮社会么?

astvirginia 说:

2019-07-22 04:48:29

德国总理默克尔7月20日对二战时期,以施陶芬贝格为首的刺杀希特勒小组成员的勇气表示了赞赏。默克尔在当天参加新兵入伍仪式时发表这一观点,她表示:“有些时候,不服从命令也是一种义务,在某些时候,个人有道德义务表示反对和抵抗,施陶芬贝格和他的盟友在那个时代不可能拥有抵抗的权力,但他们依旧勇敢地尝试去推翻不公正的政权,并完全清楚可能承担的后果,即便是今天,这些抵抗战士的态度和勇气也应该得到传承,他们提醒我们要坚决抵制各种右翼极端主义,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

其实在历史的潮流面前,个人的力量非常的微小。顺流、逆流,有时只是一瞬间的选择,对与错往往要很多年后才能有定论。所以我们无法说自己一定在做或者有能力做对的事情,那就尽量不违背自己的心吧!而且要有自信,坚信自己坚持的,至少对自己来说是对的。p.s.据说施陶芬格本人也是一名种族主义者.

 

小城Biberach一年一度的民间节日。喜欢德国各色各样的民间节日,给平凡的日子添点新鲜和乐趣。 我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节日,还挺新鲜。不过我同学说:年年都一样,呵呵!不过年年都一样,大家也玩得很开心。
B1

B2

B3
B4

最近语言班快考试了,大家加紧练口语,老师给了很多题目和素材。
他们讨论大学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区别、因为学习位置有限,老年人上大学该不该受限制、固定场所办公和用移动设备随时可以办公的利弊、城市中心是该修停车场还是该修绿地、公交系统应不应该对市民免费、二手衣物对环保有没有帮助、网购对环保是利是弊、为了个人发展是不是不应该工作、无知的人会不会生活得更快乐、年龄差太大结合为伴侣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性格相异的人是不是更互相吸引… …
讨论这些题目都让我觉得很愉快。
我上豆瓣,我唯一经常访问的国内网站,上面广泛讨论的问题是:
不婚不育保平安、性侵性骚扰、抑郁症、又对网络和言论有了什么限制、还有很多无法讨论刚看见几秒就消失了的话题… …

Man bereut nie, was man getan, sondern immer, was man nicht getan hat. Marc Aurel. (121 – 180), römischer Kaiser und Philosoph. —-Marcus Aurelius 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罗马皇帝,有“哲学家皇帝”的美誉。 这句话的意思是:“人们永远不会后悔曾经做过什么,只会对那些没能做过的事感到遗憾。”我想人死的时候回忆自己的一生,大概会这样想吧?
照片”地出”:这么美丽的星球,可它上面的人整天都在干什么?我才不相信上帝按照他的样子造了人,这是人往自己脸上贴金呢!《黑客帝国》说得才对,人是地球的癌细胞,希望这癌细胞不要扩散到月球和其他星球。  黄靖昀 :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为庆祝历史性的阿波罗 11 号月球任务 50 周年Earth

原来还可以这样找refer,不过我找工作从来没给过refer

(贡献我的求职$0.02)在美国找工作 没有人脉也没关系 看到喜欢的职位 照着job description改简历 上linkedin搜对应公司对应职位 看下对方经历找个面善的 直接发linkedin求refer 我上一次找工作其中一家公司就是在linkedin上找了位完全不认识的中国男生帮我refer 虽然最后没成 但他特地写了很长的邮件给我 告诉我他跟他manager觉得我哪里可以改进 还给我分享了一份逆天的资料 就算一个人不理你 换下一个人就好了 有的人就是不喜欢回复linkedin信息 有些人就是会很乐于助人 都靠概率 不用take careit personal

人的命运究竟是什么决定的?祝他好运!

7月18日 Zoe 说:

在公交车站遇到伊朗男孩Sina,他说这是他在卢森堡的最后一天。他刚刚和导师终止了博士合同。Sina参加过伊朗的物理少年班,从高中直接进入大学本科连读博士,三年级就被哈佛的物理学院全奖录取。结果在签证前两天,川普颁发了穆斯林禁令。哈佛博士泡汤了。 我说,“你这么年轻,要是去哈佛读全奖博士,以后的人生很可观呢。” Sina对此倒是很看得开。他生性乐观,坦率,总是笑嘻嘻的。他很快拿到了卢森堡的博士全奖。可是生活再一次和他开了玩笑。几个月前,他发现自己的伊朗护照快过期了,外交部的人犯了个错误,把卢森堡当成了某个德国的城市。他必须回伊朗重新办理签证申请。而Sina是逃了伊朗的两年强制兵役出来的。如果再回伊朗,很可能就无法再回欧洲。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他很可能被派到核武器研究院,并且因为掌握了军事机密而无法出境。 于是,他终止了这份他才开始两个月的博士合同。打算去德国碰碰运气,他必须在10天内签署一份新合同,否则就要回伊朗。道别的时候,他说他庆幸看到了欧洲的自由氛围,也庆幸自己是个伊朗人。没有经历过被剥夺自由的痛苦,就不会珍惜自由的珍贵。 祝他好运。

为什么啊?好人想认真做成点事那么难,要付出那么多;可坏人作恶却那么容易,造成的伤害那么大!  Königsberg : 二次元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性损失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中国历史上盛极一时,可一朝便“树倒猢狲散”、令人怵目惊心的例子可比比皆是。

只有记录”光鲜“才能衬托一个城市的”伟大“吗?安史之乱前,杜甫在长安城生活过十年,是后代屡屡要用长镜头、高台楼阁、艳丽的衣衫、妆容和歌舞描述的那个长安城。他住过城南启夏门边的破房子,下雨天门内青苔连榻,门外积水成潭。他在长安城夏天无休无止的暴雨里去终南山采药,进城去换了钱买政府发放赈灾的便宜”太仓米“。长安城的边缘并没有规划严谨的方格坊巷,他一路向北,经过农田,墓地,荒废坊巷,深一脚浅一脚地踢掉鞋底拉着他往下坠的烂泥,他看见被暴雨浸榻的屋子,他闻见空气里弥漫着沟渠漫溢的臭气。这是天宝十三载,长安城繁华的顶点,甚至为了证明与有荣焉,下一年,皇帝还给在京官员加了工资。他可以选择歌功颂德(为了拍马屁,他当然也这样做了),长镜头对他来说太容易了(e.g.,花隐掖垣暮,啾啾栖鸟过。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 etc.),但他依然选择留下城市里站在低处,在高耸的楼台之下的阴影里生活最具体的记录,哪怕他自己”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比站在泥地里的那些平民,他已经站得够高了。但就是这样的日常,他还是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后,一次次地努力想要回去。这才是一座城市致命的吸引力吧。之前和之后,都有许多详细地讲长安城的文章著作,两京新记,长安志,酉阳杂俎,etc。哪有一个有杜甫的长安有重力?

 

以前有个问题:为什么古希腊的雕塑有高度的写实性,与现代雕塑作品几乎不相上下,但古希腊绘画却像所有古文明一样,十分古朴稚拙。后来在一本艺术史的书上找到了答案:因为那时人类还处于幼年期,没有形成系统的立体透视概念和人体解剖学,平面作画就很难画出立体感。但原本就立体的雕塑就比较容易写实。

 

不仅是现在什么甜宠文了,我小时候看电视,《上海滩》之类的,我一直奇怪,像许文强这种有能力有抱负的青年,为什么非要跟个黑帮大佬混,弄得最后的人生极其悲惨。后来我才想明白了,在中国这种文化中,出生平凡或者底层的人,即使你有才华有抱负,如果没有个有相当权势地位的人提携,还是没有出头之日  孤舟蓑笠翁 : 生在男尊女卑文化里的人,追求被男人尤其极其有权力地位的男人甜宠是一个男女共通的价值取向。具体情况热播的长安已经可以证明。不如反思一下为什么所有男女都以得到高级男的爱为尊荣,因为社会的权威本身极端集中在男性手中。批判网文OK,但是网文只不过是这个状况台面上的一小片碎片罢了。

7月14日 王食欲 分享小组讨论:

中国的网络言情文学真是父权传播机。裹着俊美外表与虚情假爱的糖衣炮弹,来迷惑年轻女性遵从父权机制。更可怕的是写这些文章的大部分都是女性。讲真,这么喜欢霸道总裁porn不如去AO3看ABO,alpha能把你们BDSM到体无完肤,omega们至少会反抗自身的极端条件,教说平权

夜瞳 转发 人鱼童话 Free Willy‎ (1993) 的评论:

捡到了这部电影的德语版小说,想在每晚睡觉前朗读一段。结果第一个晚上就读得糊里糊涂,又懒得查字典,就来网上搜索一下这部电影的大意,这样大概就能不查字典读懂这个德语故事了。于是看到了这个电影中演小虎鲸的Keiko的故事。看到“威利只在大西洋混了一个半月,就迫不及待地出现在挪威海湾,主动找人类玩耍,跟游客玩得不亦乐乎,甚至还主动让人类骑上他的背,绕了海湾一圈。”觉得这只小虎鲸真是太可爱了。可是最后小虎鲸还是死了,真让人伤心。

 

“我们永远不要忘了一条真理,政府不挣钱,压根没有什么公款,只有纳税人的钱。”

我小时候,连买学习参考书妈妈都觉得是浪费,会骂我。我现在也长得好好的,不过就是一直遗憾,我人生的前20年是在懵懂中被浪费掉的,是在无知中走了很多弯路。孩子的成长,和家境、家长的素质、孩子自己的悟性、孩子能接触到多么大的世界,都有关系。

有朋友回复:“很有同感 所以从小就有种迷茫和恨意”,是有一点迷茫和恨意的,不过现在迷茫已经没有了,恨意都对着这个压抑扭曲的社会了,对父母,很心疼他们,心疼他们一辈子没过几天舒心的日子,这些,不是他们的错。

我们这行是新华书店实体门店销售 因为在云南县城,时不时就会遇到文盲家长带孩子来买书。 家长三十多岁,灰头土脸背着箩筐,里面塞满了各种来县城买回家的生活用品,手上提着去批发市场采购的便宜勾兑饮料。 孩子有的上小学,有的上初中。他们上小学和上幼儿园的孩子极其胆小。进了书店就勾着小手慢慢的走,眼神充满畏惧和忐忑。也不询问也不会看分类。一直在书架间缓慢挪着步子,那种拘谨的状态导致找书效率大大降低。家长多半会不耐烦催促,提醒他们回乡下的车要开走了。 我们大部分情况是主动询问。胆子大的会告诉我们要什么书,胆子小的就有三种表现。 第一种,无视我们的询问,自顾自的蹲在地上面朝书架漫无目的的寻找,家长催促也不回话,好像他很自信总能找到一样。多数情况是他确实自己找到了。这还算好的。 第二种,我们的询问会被家长第二遍传递给孩子。就好像孩子自己没有交流的权利,被保护过头的同时扼杀孩子的社交能力。父母横亘在中间,充当一个“实时电话机”。孩子要什么书,他不和我们直接交流,自然而然的转头小声告诉家长,家长处理信息过后添加一两句自己的意思告诉我们,我们的反馈信息家长又筛选一遍挑他觉得适合自己孩子的书然后告诉孩子。显然这是短暂高效也是后患无穷的一种社会活动实践。 第三种,这是最可怕的一种。我们的主动询问换来的是孩子呆滞的眼神和他父母的责备。询问过后就开始耐心等着回答,孩子要么手扶书架边缘,要么勾着手用他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你,不说一句话。再询问一遍,他依旧不开腔,而且疑惑又带点期待的看看父母。父母这个时候就懂了,他们开始替孩子说话,可是作为文盲的父母多半是描述不清楚孩子的需求的,有时候文盲父母连学校里开设了什么课程也说不清楚。我们只好带领他们到大致的区域介绍给他们这是什么什么,那是什么什么。多数情况他们浏览一遍之后,孩子拿不定主意,特别在低年级认字不太多的情况下,他左挑右选也不和父母交流,时间也在一点点流逝。父母不耐烦开始抱怨:一大早就吵着来书店,来了也不知道买什么书,字也不识几个还来买书,多少钱我看看,二十多块钱!你赶紧随便拿一本走了,买回去不看你看我打不打你,学校里发这么多书,读读课本就可以了,走了走了。 书没买成,还挨一顿教训,孩子跟在家长身后接过来刚买的生活用品提在手上,回头看看书店就出了门。 一方面想让孩子好好学习出人头地,一方面又觉得学校里的知识足够学习,没有必要投入太多资金在课外书籍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家长一分钱也要掰开来用,有的家长来县城第一件事就是拿着银行卡去ATM取现金,厚厚的一沓毛爷爷揣着来书店,任由孩子挑选一整个学期的课外书,期间没有任何争执和抱怨,安安静静就把书挑完完成付款,有的家长听说二十几块钱就开始心疼,骂骂咧咧拽着孩子就逃离书店,仿佛这是一个骗走他们血汗钱的地方。 在我看来父母对于子女教育的态度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们大半生的时光。

以前看小说,像《飘》啊什么的,当作者那么极力渲染生长于某地的人对于土地的热爱,我是不能懂的。因为我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什么土地值得我如此的热爱。在德国,火车穿行于广袤的平原,一切宁静恬然、如诗如画,我发现,这样美丽的土地,真的能在人心中激起“热爱”这种情感。可这是别人的土地,于是,  萧某大好男儿 : 你,一个北朝人的华北人,从534~581年,47年之间,换了元魏、高齐、宇文周、杨隋四个朝代,请问你该爱谁的国?

7月8日  少学汉喜欢夏天 分享小组讨论:

忠你大爷爱你马。“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这明显是家庭伦理,是女性担起社会责任。开篇当户织与后文百战死十年归,显然是在突出女性的豪气,从家庭角色向社会角色的突变。最后贴花黄又表现了少女心的回归。这和忠你大爷爱你马有毛线+锤子的关系。

儒家精神,忠君爱国 希望这个被保留,不要完全魔幻化

 

人生而平等。

19岁独自留在故乡的契诃夫在给弟弟的回信中写到:你承认自己的渺小?弟弟,不是所有的米沙都是一个样子的。你知道应该在什么场合承认自己的渺小?在上帝面前,在智慧面前,在美丽面前,在大自然面前,但不在人类面前。在人群中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尊严。

看了这个故事我有两点感触,一是与人为善总是好的,二是,这种高考的教育体系真是不合理。分数不够的孩子未必不能读大学,读完大学也可以好好工作。但人的命运偏偏就要被那一纸考卷决定了,何其悲哀。当然,在中国这么个地方,确实如果没有高考像德国这样凭平时成绩上大学,徇私舞弊带来的不公平更多吧

 

赋格是最有意思的音乐:)

幾百年來音樂人智慧的結晶。 🎵像是數學公式般的工整對仗;也像是電影劇本般,時而是生離死別,時而又是奇幻冒險…;想要詮釋出作曲家的表達,就要下足功課去分析每一段句子,每一對和弦中深藏的小秘密。很慶幸自己學到了這些密碼,推開它的大門真的是樂不可支☺️

 

柏林是个很特殊的城市,我在柏林问路,用德语问,回答的人都会用英语回答我。p.s.我的几份工作,别说是中国人了,就是外国的同事就只遇到一个俄罗斯人,我整天彻底混在德国人中间了,而且是德国男人中间,就遇到两个德国女同事,我还跟她们关系不好…这样算是融入德国了吧?我觉得仍然没有。  听临 : 我融入了柏林,但没有融入德国

多年来,我一直有个疑惑。 常提到的(移居外国后的)“融入当地生活”,是什么样生活状态? 换个方式来问,为什么你觉得自己“没融入”?

 

帮妹妹整理作业,好麻烦啊!我说我整天带着妹妹太累了,我要带妹妹出门,绕很远很远的路,然后… …
妹妹说:我是那条狗吗?那个主人不想要它了,就带它出去,绕很远很远的路,然后把它扔在那儿自己回家了。
我说对,就是那个:)
妹妹就嚎起来啦:不干!而且那个主人回到家,发现他的狗比他先回家了,在门口巴巴的等着它的主人,真可怜… …

 

德国人的工人运动历史悠久。
德国近年来发生的例如火车驾驶员、幼儿园教师和快递罢工,虽然影响到很多人的日常工作生活,但是德国人都知道,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作为社会运转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却长期薪资过低、工作劳累、又没有太多升迁机会。民众认为,这些雇员的待遇应该得到改善,以罢工作为抗争手段是合理的。因此即便搭车会晚点、包裹会延迟送到,很多人并无太大怨言。
但同时,当薪资收入远远超过一般中产阶层的机师发起罢工时,德国人的反应则有所不同。不少人认为机师本已属于高薪职业,他们罢工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工种特权,这对其他人并不公平。
我每次碰到汉莎罢工也是这种想法,他们薪水已经很高了,一再罢工,简直是贪得无厌。而如果是垃圾工人罢工,垃圾堆成山了我才高兴呢,这样垃圾工人罢工就有可能成功了。
有一年我遇到垃圾工人罢工,在冬天,罢了两个月。可德国人都把垃圾装在垃圾袋里,整整齐齐的堆在门前,德国的冬天又那么冷,除了每家每户门口都堆着很多垃圾袋,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影响。我当时跟同学说:如果是我领导罢工,就选在大夏天,哼,几天垃圾发臭,就有效果了。

在德国4星的酒店的服务员常常也是臃肿的大妈,可我回上海,在一个大的海鲜饭店,巨大的店面上上下下站满了年轻倩丽的姑娘小伙为吃货客人们殷勤服务。其实看着这些正当年的年轻人就站在那里向客人鞠躬、引座、点菜、上菜… …我挺悲哀的,他们的大好年华就这么白白的消耗在这毫无意义的饭店了
东方白夜 : ”南京市外賣行業光2017年上半年就發生三千多起交通事故”。是有点恐怖。电商的普及,不能不说是带着血腥味的。号称社会主义的行政若完全无作为的话,那就等同于初期资本主义了。放到岛国马上会舆论大哗,国会也会应声而起的。

 

德国第一部较为全面的旨在吸引专业人才的移民法《专业人才移民法》计划于2020年初开始生效。今后德国不仅向高等学历人才开放就业市场,技术专才也将有机会移民。 新法相对现有法律的一个显著不同是,劳动市场从主要对有大学以上学历的人开放,扩展到低于本科学历的技术人才。德国陆德律师事务所的资深法律顾问沈媛对德国之声解释说:”新的法律引入了’专业人才’这个全新的概念,不仅包括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才,也包括受过正规职业技术培训的人才。” 这意味着中国的职业技术类高等院校,比如大专、高职以及职业技术学校的毕业生,成为被允许来德国就业的新的人群。 与此相应,现有的”找工作签证”的范围也将扩大到所有的专业人才。目前,在德国以外的大学获得学位的外国人,可以在提供生活来源证明的情况下,获得最长6个月的签证,来德找工作。新法将这一签证的使用范围扩大到所有的专业人才,包括受过职业技能培训的人,但这一类人才要求须具有与就业岗位相符的德语水平。此外,所有申请者必须证明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支付在德国寻找就业岗位期间的生活费用。 不再”德国人优先” 新的移民法还取消了所谓”优先审核”制度。目前,拿到了德国企业雇佣意向或合同,申请来德工作签证的欧盟以外(比如的中国)的申请者,德国劳工局要审核是否有德国或其他欧盟国家的求职者能胜任这个职位。只有在找不到合适的来自欧盟的从业者的情况下,劳工局才会向非欧盟国家的申请者发放工作许可。 迄今为止,这一规定是来自欧盟国家以外的专业人士在德国求职的最大障碍之一,而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也因担心雇佣外国人所带来的时间和资源成本过高而放弃意向。现在新法取消了这个制度。 沈媛补充说,”这并不意味着,劳工局不再介入签证的发放流程”。对于不满足欧盟”蓝卡”条件的专业人才,工作签证的发放仍需要经过劳工局的审核,内容包括劳动合同符合行业标准、申请者的专业资质得到认可,并与实际岗位要求相符。 不过新的《移民法》也为重新引入”优先审核”制度留下了余地。其中规定在某一地区的就业市场确实有所需要的情况下,政府有权保留或重新启动”优先审核”制度。

妹妹说从瑞士回来,觉得德国太便宜啦,哈哈~~~尤其是吃的。 是的,德国在这一点上做得特别好,国家给农业很多补贴,对居民日常的食品也有很多补贴,所以超市里的蔬菜、水果、肉类价格都非常低,只有瑞士的二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这些廉价的超市,保障了绝大部分德国人的生活,他们每个月花在吃的上面的钱,只占收入极其微小的部分。 德国早在1955年就颁布了农业法,规定可以采取各类政策措施,保障农业参与国民经济的全面发展,为居民供应最好的食物。农业法规定,对自然条件造成的、相对其他行业的不利因素,应进行补偿;应不断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同时通过发展农业,减轻经济发展对环境带来的压力。通过努力,农业就业人口的社会福利、收入水平应达到同等级就业人口的水平。作为职能主管部门,联邦农业部每年应对各类规模、产品的农业企业的收支状况进行调查。在此基础上,联邦政府公布农业发展形势报告,针对农业发展中的问题,提出具体措施,需要联邦财政拨款的,纳入联邦预算案。 1969年,德政府颁布实施《改善德国农业结构和海防共同任务法》(GAK),规定采取各种措施,促进农业企业更合理地发展,土地经营更符合市场需求,并将农产品加工与销售促进作为该法的核心任务。法律旨在增强德国农业、食品业在欧盟共同市场的竞争力,改善农业就业人口的收入。德政府每年制定促进农业发展的框架计划,提出具体措施以及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各自承担的责任。联邦和各州政府按60:40比例,采取补贴、贷款、贴息、担保等形式,支持具体农业项目。 主要措施 (一)加大对农业企业及项目的补贴和融资支持。 一是对扩大生产规模、降低成本、引进环保措施等投资,提供补贴及贴息贷款。投资额1万-10万欧元的小型项目,提供偿还期10年、利率不超过5%的优惠贷款,最高补贴比例为35%、不超过1.75万欧元。5万-125万欧元的大项目,可申请利率不超过5%、偿还期20年的优惠贷款,政府进行贴息。企业还可申请直接补贴,最高补贴比例10%、不超过3万欧元。 二是对山区、低产区及受地理条件限制、种植面积较小的农业企业进行补偿。根据作业难度以及上述土地所占比例,每公顷补贴额在25-180欧元之间。手工劳动比例高的山地,每公顷可达200欧元。为保证受益企业的普遍性,一企业每年最多可领取1.6万欧元补偿金。雇用员工二人以上的,每多一个雇员,可额外得到8000欧元补贴。 三是成立专门的政策性银行—-德国农业养老金银行,为农业企业提供融资便利。该银行为公法机构,实行企业化经营,资金通过发行债券等形式从国际资本市场筹集。农业企业、农机生产企业以及农产品流通和服务企业均可申请该行贷款,每个企业年贷款额不超过100万欧元,需支付一定手续费(不超过1%)。企业计划购买农用机械、土地,或采购太阳能设备、加大可再生资源使用等,均可申请。企业销售额下降30%以上,临时出现清偿危机,也可申请贷款,贷款额不高于下降的销售额。该行2004年发放贷款61.41亿欧元,其中普通贷款39.87亿欧元,优惠贷款21.54亿欧元。

我常常做不好的梦,醒来不愿意回忆,一会儿就会记不住。但梦中那压抑、恶心的感觉,总会记得。刚刚醒来前,做了这样的梦,我刻意做了些别的事情,不去想它,现在,只有一点点的细节还在脑中,我不写下它,过些日子肯定会遗忘干净的。但我会记得自己在梦里对那些我不愿意回忆的事情的反应。
很早以前做这样不好的梦的时候,很多时候我的反应是慌乱的、懦弱的,有时候会妥协。醒来,因为梦里的事情让我不舒服,而我应对的办法和态度,更让我不舒服。我很清楚自己,从骨子里,我是一个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沙子、非常刚硬、什么事情都要明明白白、非常有条理、有逻辑的人,但我小时候的生活给我留下了很多不愉快的记忆。中国人的生活给我的记忆,没有有些人说的那种温暖的“人间烟火”,而是,说得好听点,是“一地鸡毛”,说得难听点,是“龌龊”。但我不怪我的父母,不是他们的错。也不是我的错。可总有些不好的记忆,是我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于是梦中也会出现,让我觉得压抑和恶心。
我很高兴,现在我做了这样的梦,在梦中,我自己的应对,没有一点点的逃避、懦弱,我很满意现在在梦里一点点都不妥协的刚硬的应对。今天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我想:我的人生中有好多、好多的遗憾,没有办法弥补,但我很高兴,我慢慢的凭自己的力量,让自己的人生遗憾越来越少,我凭自己的努力,活成自己原来的、自己喜欢的样子。
这真好。

租房琐事

这两天又回了Wiesbaden一趟,终于把我和妹妹在那边的公寓租出去了,要不我要交Wiesbaden、Biberach和Chur三个地方的房租,真是入不敷出了!现在Wiesbaden那边租出去4个月,加上妹妹在Chur的交换学校发了1千瑞士法郎的补贴,刚好够妹妹在Chur那边的房租了,挺好:)

妹妹走的时候房子没租出去,之后有个德国人和我联系,说是在德国政府做职业培训正好那几个月要在Wiesbaden,他介绍说自己42岁了。呵呵,德国人42岁才转行做一个新职业也很正常。我和他通过Email联系得都挺好的了,他看了房子的照片,对房子的位置(Wiesbaden市中心)和价格(我们的房子6年前租的,房东从来没有涨过价,所以现在这个价格真的是非常便宜了)都很满意,我觉得他基本上是要租了,只等最后看看房子再确认一下就和我签合同了。于是我从网上找了个短租合同,简化了一下(网上的模板条款太多太复杂了),给他发过去了,他看了说没有问题,于是我们约了3月2号看房子签合同。

不过因为没有最后签定,所以我广告一直在WG-Gesucht上挂着,因为万一他看了不租呢?我们的房子位置挺好,但房子的家具陈设比较旧,除了一个大衣柜和床是在宜家买来的,其它家具都是我和妹妹捡来的,而且是我们能搬得动的家具,小桌子小柜子什么的,呵呵,我们的房间布置得比较简陋,跟德国人的住宅根本不能比,我怕他万一看了不想要呢?不过我想,这么便宜的价格,我们当初租的是空房子,现在配了简陋的家具,又没涨价,用空房子的价格租给他,这么便宜他会要的吧?

不过也一直有人在问房子的事情,所以我就一律回复,2号晚上6点看房子。不过1号的时候,我又收到一封邮件,看姓名是亚洲人,说想看房子。我也让她6点来,不过她问能不能1号当天看,或者2号一早?那好吧,我就让她10点来吧!结果2号10点,鹅滴的个神嘞,进来了5个韩国人。我当时就吓一跳,我想不会这一大家子都住进来吧!他们看到我的反应,连忙说,不,不,就她一个人住。那是个看上去非常文静的一个姑娘,没整过的(呵呵,现在我看到韩国人,就按照整过的、和没整过的分类,通常我对天然没有整过的韩国人更有好感一些)。一起来的有她的爸爸妈妈、妹妹和一个表姐(那个表姐一看就是整过的:P)。原来她要来Wiesbaden上几个月语言班,然后申请德国的大学,表姐在Mainz大学,是妹妹的校友,爸爸妈妈妹妹来德国玩的,就一起来看房子了。现在他们全住在法兰克福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她说,下周一开学,如果还住那儿,要早晨5点起床去上课了。他们对房子很满意,立刻就说要租。我没有想到他们立刻要租呀,本来让其他人晚上6点来只是以防万一,我让那个德国人5点半来的,如果和那个德国人签了合同,其他人我就不要了呀!

我很为难,就跟他们实话实说了,我说人家德国人比你早两个星期,先到先得,我得等到晚上德国人看过房子才能决定呀!如果德国人要签约,很抱歉我就不能把房子租给你了。而且德国人联系了两个星期,是我把Termin定在今天的,要不也许他早就签了。万一德国人不要,我一定把房子给她。可那个韩国女孩说那他们要一直在Wiesbaden等到晚上了,或者要第二天再过来签约,很麻烦啊,而且周一就上课了,要是租不到房子,要5点起床上学:(

叹气,我知道外国人在德国找房子不容易,而且对她印象也很好。我真是左右为难,找妹妹商量,手机也没打通。我也想直接租给她就好了,万一德国人晚上来了没看上我们的房子呢?而且她是亚洲人呀!要是什么阿拉伯人或者是个男的,我就肯定优先德国人了,可是一个韩国小姑娘,我还是愿意先租给她的。呵呵,同是亚洲人,还是感觉亲近些。

我记得以前看《英国病人》的小说,有个情节给我印象特别深刻:那里面有个印度的拆弹专家,一直在帮英国人做拆弹的事。可是美国用原子弹袭击了日本后,那个印度人非常愤怒,他说:“美国人、法国人,我才不管呢!当你开始向棕色人种的世界投弹的时候,你就是个英国人,你们曾有比利时的利奥波德国王,而且现在你们有美国的杜鲁门。你们全是从英国人那儿学来的。”而面对印度人这样激烈的反应,书中的白人们“知道这年轻的士兵是对的。他们永远不会向白种人的国土投掷这样一枚炸弹。”

这个细节我读书的时候对我震动特别大,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但看了这本加拿大人写的书,我想:这个作者是有道理的,就算当年盟军和德国人打得再厉害,他们也绝不会向德国人的土地投掷原子弹的。这个情节多少年我都记得很清楚。

于是我给那个德国人打电话,非常抱歉我不能把房子租给他了,我说有个韩国女孩子急需房子,而您是德国人,比她容易找房子多了,又是男的,所以非常非常抱歉,我还是决定把房子租给她了。叹气,我不知道这个德国人能够理解我,还是在心里会骂我不守信用,在电话里用德国交谈,我无法判断他的真实感受,只是对他非常抱歉。唉,为什么我做点对不起别人的事就这么难受。我现在还没辞职呢,只是寄了两份简历,成功的可能性寥寥,可我一想起来我不想履行到今年年底的工作合同,有这种打算,我就觉得有点对不起我现在的主管和Biberach市那个特别好的管行政的同事:(可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到别人的难受。哼,也许我也该变得坏一点:P就可以干点对不起别人的事也不觉得愧疚了。

电话打好了我就和那个韩国女孩签约了,房子租出去我终于可以放心了。我告诉那女孩,我有一盆绿植,妹妹走之前怕在家里干死了,妹妹就把它种在外面的花坛里了。晚上我把它移回来,麻烦女孩帮我们浇水。
Pflanz
妹妹告诉我这是一盆绿萝。我在网上查了,绿萝是一种怕冷的植物,我一直怕这两个星期它种在外面冻坏了:(他们走了之后我就去楼下的花坛找这株绿萝,可是我在妹妹告诉我的大树下来来回回转了好多圈,也没有找到它:(呜呜,它不见喽!肯定有人看到我们的这株绿萝长得可疼,就给挖走了,因为那树下有一小块土被挖松了。妹妹说:它不会死了吧:(我安慰妹妹:肯定不会的,如果死了,应该有一株枯死的植物在那里呀,可那里除了被挖松的土,什么都没有了。
好吧,被人挖走养在温暖的室内也好,至少我们的植物活得好好的。

我想起来电影《杀手莱昂》里的那株兰花:
Leon1

Leon1

Leon1
玛蒂达把莱昂的兰花种在土地里,说:“莱昂,在这里,我们安全了。”

哈哈,她肯定没想到,第二天当她再来看望莱昂的兰花的时候,这株漂亮的植物,被别人挖走了:)

Wir sind das Volk! / 我们就是人民!

其实今天很沮丧,因为看到我关注的豆瓣友邻Bonnae1982贴出来的图片:
Berlin01.png

更令我沮丧的是,我说我有点不敢回国了,结果底下全是劝我不要回国的:(
而最最令我沮丧的,是今天晚上去上班,我们上演的剧目是《Berlin Berlin》:
berlin02

人家的国家,在充满自豪与欢乐地庆祝柏林墙倒掉30周年,而我们的国家,她的人民却不能免于恐惧。

《Berlin Berlin》是我所居住的小城Biberach(比伯拉赫)的戏剧协会排演的一出音乐剧,以柏林墙倒掉前后为大背景,以东德姑娘Paula和西德青年Paul的爱情因柏林墙而起的悲欢离合为主线,辅以德国新浪潮音乐(20世纪80年代,受英国新浪潮影响在德国产生发展的主流摇滚形式),庆祝他们的柏林墙倒掉30周年。
berlin03
剪影是Paul和Paula

 

背景中被照亮的女孩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演员,歌声很美,而且小提琴也拉得娴熟动人,我最喜欢的两首歌,《99个气球》 (https://www.douban.com/people/sinolethe/status/2346735044/)是她演唱的, 《在窗口》 (https://www.douban.com/people/sinolethe/status/2346093342/)中我特别喜欢的小提琴也是她演奏的。我可喜欢她了,可惜演出了这么多次,我也没有鼓起勇气当面告诉她一下:

berlin04

把人民之间的距离从咫尺变为天堑的柏林墙
berlin05

下图中的德语文字意思为:社会主义愈强大,和平愈有保障。但我知,这里的社会主义,不是指当时东德的社会主义,而是指我下面翻译的演讲中所提到的,真正的、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
berlin06

人民在柏林墙前聚集:
berlin07

 

这位东德大妈要求通过柏林墙,只为看一眼西边的勃兰登堡门,警察放行了,人们欢呼起来:

berlin08

下图片中的文字由左至右为:“拒绝暴力”、“为了自由”、“Wir sind das Volk! / 我们就是人民!”,最右边这个口号,是促使柏林墙倒塌最有力的口号。
berlin09

我喜欢的一个乐手:

berlin10

 

~~~~~~~~~~~~~~~~~~~~~~~~~~~~~~~~~~~~~~~~~~~~~~~~~~~~~~~~~~~~~~~~~~~~~~~~~~
作家斯蒂芬·海姆(1913年4月10日生于开姆尼茨,2001年12月26日卒于耶路撒冷)在柏林墙倒的前几天—-1989年11月4日在亚历山大广场的群众集会上发表了著名的演讲:
  Liebe Freunde, Mitbürger!
  亲爱的朋友们,同胞们!
  Es ist, als habe einer die Fenster aufgestoßen nach all den Jahren der Stagnation, der geistigen, wirtschaftlichen, politischen, den Jahren von Dumpfheit und Mief, von Phrasengewäsch und bürokratischer Willkür, von amtlicher Blindheit und Taubheit. Welche Wandlung! Vor noch nicht vier Wochen: Die schön gezimmerte Tribüne hier um die Ecke, mit dem Vorbeimarsch, dem bestellten, vor den Erhabenen! Und heute? Heute Ihr! Die Ihr Euch aus eigenem freien Willen versammelt habt, für Freiheit und Demokratie und für einen Sozialismus, der des Namens wert ist.
在经历了多年的思想、政治、经济上的停滞,多年的窒息和腐臭,多年的假话和空话,多年的官僚主义的肆意妄为,多年的官方的失明和耳聋之后,似乎,有一扇窗子被推开了。这是怎样的变化!还不到四个星期:就在这里的拐角处,是显赫的大人物从装饰精美的阳台检阅着官方组织的游行队伍。今天呢?今天是你们!你们自发的聚集在这里,为了自由、民主和社会主义,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

In der Zeit, die hoffentlich jetzt zu Ende ist, wie oft kamen da die Menschen zu mir mit ihren Klagen. Dem war Unrecht geschehen, und der war unterdrückt und geschurigelt worden. Und allesamt waren sie frustriert. Und ich sagte: “So tut doch etwas!” Und sie sagten resigniert: “Wir können doch nichts tun.” Und das ging so in dieser Republik, bis es nicht mehr ging. Bis sich so viel Unwilligkeit angehäuft hatte im Staate und so viel Unmut im Leben der Menschen, dass ein Teil von ihnen weglief. Die anderen aber, die Mehrzahl, erklärten, und zwar auf der Strasse, öffentlich: “Schluß! Andern! Wir sind das Volk!”
在这段时期,有可能就是现在被结束的这段时期里,那么多人跑来向我抱怨。那么多的不公正、压制和诽谤。他们都很沮丧。我说:“那么做点什么!”他们无奈地说:“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于是这些事情持续不断,就到了现在,到了这个共和国再也不可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到了这个国家积累了如此多的不满,生活中有如此多的不快,所以有的人已经逃之夭夭。但其他人,其他更多的人,公开走上街头并宣称:“是结束的时候了!是改变的时候了!我们是人民!”

Einer schrieb mir – und der Mann hat recht: “Wir haben in diesen letzten Wochen unsere Sprachlosigkeit überwunden und sind jetzt dabei, den aufrechten Gang zu erlernen.” Und das, Freunde, in Deutschland, wo bisher sämtliche Revolutionen danebengegangen, und wo die Leute immer gekuscht haben, unter dem Kaiser, unter den Nazis, und später auch. Aber sprechen, frei sprechen, gehen, aufrecht gehen, das ist nicht genug. Laßt uns auch lernen zu regieren.
一个人不无道理地这样写信:“我们在最近几周结束了我们的失语状态,现在正学着如何站立行走。”朋友们,在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革命都失败了的德国,,人们总是屈从在皇帝、在纳粹的统治之下,现在也是。但,说,自由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走,站立地行走,这,还不够。我们还要学会统制。

Die Macht gehört nicht in die Hände eines einzelnen oder ein paar weniger oder eines Apparates oder einer Partei. Alle müssen teilhaben an dieser Macht. Und wer immer sie ausübt und wo immer, muß unterworfen sein der Kontrolle der Bürger, denn Macht korrumpiert. Und absolute Macht, das können wir heute noch sehen, korrumpiert absolut. Der Sozialismus – nicht der Stalinsche, der richtige -, den wir endlich erbauen wollen, zu unserem Nutzen und zum Nutzen ganz Deutschlands, dieser Sozialismus ist nicht denkbar ohne Demokratie. Demokratie aber, ein griechisches Wort, heißt Herrschaft des Volkes.
权力并不属于某个人或少数人,或某个机构及政党。每个人都必须参与权力。无论谁在任何地方行使权力,都必须受到人民的监督,因为权力就意味着腐败。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腐败,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样。社会主义 – 不是斯大林主义,我们最终想要建立的、真正的、符合我们的利益、符合整个德国的利益的社会主义,没有民主,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社会主义的。但,民主,在希腊语中,意味着: 人民的统治。

  Freunde, Mitbürger! üben wir sie aus, diese Herrschaft.
朋友们,同胞们!让我们试着学会统治。

人为什么不能犯错呢?

《大江大河》第二集,小辉急昏了头埋怨了父亲几句,父亲就病发住院了(后来我在这论坛里看到原著其实是父亲喝农药自杀了,可惜不让拍),然后他和姐姐说了几句后悔的话:

Wrong.png

而我以前也听人说过:“在中国,很多错犯不起。一旦犯,一辈子就要吃亏,一旦跌倒了,恐怕就爬不起来。”
这话说得是没错。但,这样的社会,却是错的。
有谁能一开始就知道人生路该怎么走,就能一辈子不犯错呢?
一个不能犯错的社会、一个对错都由别人定义、扼杀人创造力和冒险精神的社会,它就是错的。

曾经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以色列的教育理念,其中有一条就是:鼓励孩子「不怕失败」。
以色列人认为,解决问题的能力往往要在孩子长大以后才看得出来,所以要容许人犯错、失败。对孩子如此,对成人也是如此。接纳失败,正面积极地看待失败,才是成功的基础。从家庭、学校、职场到军队,以色列人都是如此看待「失败」。

记得电影《月食》中,美国高中生的毕业典礼上,学生代表发言是这样说的:
Wrong2.png

“Take it around trying to stuck somewhere, fall in love a lot.
到处转转,尝试一下失败,多谈谈恋爱。
Major in philosophy because there is no way to create a career from it.
去学哲学吧,因为哲学绝对没有前途。
Change mind and change again, because nothing is permanent.
不断改变想法,因为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Wrong3.png

“So make as many mistakes as you can.
所以尽量多犯些错误吧!
So when somebody ask we wanna be, we won’t have to guess, we’ll know.                当再有人问我们想要做什么,我们就不用再猜了,我们会知道答案的。”

比起中国这个不能犯错的社会,我更愿意生活在一个,允许人不断地尝试、犯错、最终,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生活的社会。

~~~ ~~~ ~~~

有朋友说“政治错误怎么能犯”,但,什么是政治正确?什么是政治错误?什么又叫作政治错误不能犯呢?   这个国家的政策,不一直是朝令夕改?昨天是错的,到了今天就是对的了;今天是对的,也许过些日子又变成错的了。   人民为什么就要接受国家的设定,跟着政策摇摆,还不能犯错?   有人让我举出以色列人可以犯错的实例,我以前看过一篇《汉奸与犹奸的命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http://bbs.tianya.cn/post-no01-110938-1.shtml)   非常好的文章,我第一次看的时候非常触动我,推荐大家看看。

刚刚转发了一个豆友的广播:“为什么在2018年,我们还在讨论哪所学校的应试教育应试训练更好,升学率更高?应试教育是现实,但在孩子大好的学习年龄反复磨这些毫无用处的练习,难道不是最糟糕的事,承认现实,不等于我们必须还要去比较糟糕的事哪个做得更好。”   是啊,我们为什么不能质疑现实?为什么别人给我们什么,我们就要接受什么?为什么明明是这个社会错了,而我们一个个的个体,就要承受社会的错误带给我们个人的代价?   看《大江大河》到现在,我哭了好几次。看着那些农民,只是为了活下去,分个田、弄个砖窑,就悲壮得要拿出随时赴死的决定和胆识,我觉得,大江大河孕育的吾国吾民,活得真可怜啊!我们为什么不能质疑,为什么还要对把苦难加诸于我们身上的人感恩戴德?   就算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什么,但质疑得多了,也许有一天,就能改变了。

采撷他人的快乐时光

在剧院、演出厅的工作,在我看来就是在采撷他人的快乐时光,我们参与的,都是他人生活中最愉快的那个瞬间。
我们的灯光音响控制室:SEMC 3MP DSC

调试舞台灯光:
SEMC 3MP DSC

今天忙了两个活动,一个是Biberach Hochschule声势浩大的毕业典礼灯光音响的准备工作:
SEMC 3MP DSC
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的筹备典礼,我挺遗憾我当初在海德堡毕业,别说毕业典礼了,连毕业照都没拍一张。Uni不像Hochschule一个班一个班每学期有规定好的课程,在Hochschule只要不掉队,当初一起入学的同学还是一起毕业的,才有毕业典礼啊!而Uni都是各自选课的,一起入学的同学,只有前两、三个学期基础课大家一起上,然后就各自选课了。到我毕业考试的时候,我读的Magister的学制都没有啦,参加Magister考试的学生都没剩几个了(呜呜,和我一起入学的德国学生早就毕业离开了),后面的就是Bachelor和Master的学制了。

还有一个就是在圣诞市场搭的小舞台上安装调试音响和麦克风:
SEMC 3MP DSC

尚未完全弄好的圣诞市场,圣诞市场明天才正式开放呢:

SEMC 3MP DSC

SEMC 3MP DSC

往年Biberach小小的圣诞市场的照片,正式开放的圣诞市场的夜晚还是挺迷人的:)
BiberachMarkt

SEMC 3MP DSC

BiberachMarkt1

BiberachMarkt

BiberachMarkt2

2018-11-29

唉,看来我真是很难交到男性朋友了,为什么我走到哪里,都觉得身边的女孩子不错,可看那些男的都不大顺眼。本来语言班我也想交几个好朋友的,最好有看着顺眼的男的。结果那几个男的我看着没一个顺眼的,倒是现在有两个女孩和我挺好的。
来了Biberach后才觉得自己在德国终于有点安全感了,读书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更遑论安全感。然后做工作培训的时候,那个私人的小破剧院一开始就说了,培训完了一个也不接收,所以也没有安全感,知道培训一结束就得找工作。在Oldenburg国家大剧院更别提了,我在德国还从来没遇到过像我那个女同事那样明显的对人不友好的德国人呢!而且我也是明目张胆的跟所有人说一年合同结束后我不会留在这里,就是因为我没有办法跟她一起工作。一开始我以为她是排外,后来发现大概是她更年期到了,就是个神经病。剧院的培训生也跟我说Mandy非常的komisch,和她一起工作压力很大,毕业了宁愿去Betrieb部门管理电器设备,也不愿留在我们部门和她一起做灯光音响了。所以在Oldenburg也没有安全感,知道很快要走而且盼着快点走。
现在来了这里,虽然也只有1年半的合同,但同事都很友好,主管很强势,我们部门就也很强势,而且主管对外强势,对内还是很好的,我最喜欢这样的主管。灯光、音响,所有的工作大家都能轮换着做,我有机会参加控制台的培训,还能上德语课。我喜欢现在德语课的老师,教得很好人也很好,也喜欢两个女同学。

嗯,今天上语言课的中学学生们在搞圣诞活动,整个学校的气氛都是沸腾的,大家开心极了。被这些快乐的孩子们感染,我也觉得很快乐。我问语言班老师我们有没有圣诞活动,老师说当然有。忽然很期待,而且忽然有了一种,我在德国真正开始生活的感觉,以前,我觉得都不是真正在生活,而是努力的寻找着将来,能在这里生活的机会。
下面的图片是那个中学的图片,不过不是今天我看见的圣诞活动,是网上找的他们学校其它活动的照片。这个中学就是一整幢挺漂亮的大楼,里面有巨大而形状有趣的楼梯。看着在里面快乐的来来往往的中学生,我真羡慕他们。我真希望,我的青少年时代也能在这样的环境度过。可惜,那些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第二张是他们的那幢楼,第三、四张是建筑中有趣的楼梯。

  嗯,今天的圣诞活动是这样的,不过我今天上课没带手机,真遗憾,没法拍照,这张照片是他们教育中心落成庆典的图片。
Entspannte Feier und interessante Architektur: Die Einweihung des Räumlichen Bildungszentrums Biberach ist ein voller Erfolg gew。呵呵,他们自己也觉得这幢建筑很有趣,我好喜欢这样的建筑做中学教学楼,学生们在里面肯定很开心。 看图片配的新闻稿,他们的教育中心以这所中学为中心(不过这所中学已经建成50年了呢),这个庆典的项目总共投入了4千6百万欧元(46 Millionen Euro teuren Projekt)。

Biberach之秋

和妹妹在市演出厅附近随便走走拍拍